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

S生活店 686浏览量
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【报业万年曆系列1】传承历史文化中文报章披荆斩棘

大马中文报章的发展史,是一段说不完的故事。马来西亚除了是华文报的先驱发源地,目前更是东南亚地区拥有华文报数量最多的国家。

根据史料记载,马新两地最早的报纸是1881年新加坡第一份华文报《叻报》,而马来西亚华人最早创办华文报纸则为1889年的《华洋新报》,接着则是1895年创刊的《槟城新报》。 

早期华文报纸的发端,主要作为记录华人在南洋落地生根的民生课题、族群概况及发展等,本地华文报经过近两个世纪的历程,直至现今发展成报纸、电视、电台、网络等多种载体。

一家报馆的成立更是得来不易之事。在马来西亚,每家中文报馆从草创至今,无不历经风雨荆棘,背后那鲜为人知的故事,更承载了民族先贤的奋斗与期许。

1970年代——报业百花齐放

“1960年代的大马华社主要通过报纸、免费广播电台、付费广播《丽的呼声》和学生刊物来获取资讯。”老报人拿督谢诗坚在上世纪70年代,已是站在最前线的新闻工作者。他说,当时的人们多不识字,因此当中又以依赖《丽的呼声》汲取消息的人居多,而报纸、学生刊物,则是只有知识份子才会看的。

不过他指出,随着知识抬头,当时多数的华人家庭逐渐意识到子女教育的重要性,此情况也促成识字的人越来越多,进入70年代,国内大部分的华人都已能阅读。

“这一时期,大马中文报业可谓百花齐放,市面上多达8家中文报在竞争,包括《星洲日报》、《南洋商报》、《星槟日报》、《光华日报》、《建国日报》、《中国报》、《新明日报》和《马来亚通报》,反观今天只有6家中文报。”

1980年代——普及化销量升

谢诗坚说,自己便是在这个中文报业的黄金年代里涉足报界,第一家服务的报馆,是《星洲日报》,随后在70年代中期出任《星槟日报》总编辑。

他说,报纸在80年代开始普及,报份销量上升、广告量也跟着增加。那时候,报馆拥有丰富的资源,能够聘请较多记者,各别专门负责政治、法庭、体育、娱乐等类型的新闻。 

谢诗坚说,国内中文报至90年代均稳健发展,直至千禧年后电视与电脑普及化,形势才出现转变。而2007年开始网络及智慧型手机的崛起,更进一步对全球,当然也包括大马报业造成冲击。

21世纪——阅读习惯改变

他说,科技改变了人们的阅读习惯,国内大部分人已不再读书阅报,反之仅通过智慧型手机的社交媒体获取资讯。

谢诗坚指出,快速传递消息及便利性,是社交网络新闻的优势,而这也是令现今许多报馆流失读者的主因,如今有许多民众只依赖手机来更新时事消息,完全不阅报。

“然而这是一种危机,报馆因为出版执照的限制,所刊登的新闻必须有所根据,但网络上并没有这种限制,网民就算乱写也较难被追究,造成如今社交网站上充斥着许多不负责任的假消息,混淆视听并製造不必要的社会恐慌。”

谢诗坚强调,一些假消息看似无伤大雅,但杀伤力极大,有着甚至会影响社会安定和政局。

他以全国大选投票日当天学院招牌被拆下的事件为例。“当天早上不知何人经过韩江学院,看见学院招牌被拆下,于是便拍了照片,发消息称韩江因借出草场给行动党办政治演讲,而遭到国阵对付。”

“此事令许多选民不满,也令行动党获得大量选票。当时我是韩江学院名誉院长,查证后发现其实是学院的员工将招牌拿去清洗,但已来不及澄清。”

谢诗坚说,网络传递消息速度极快,相比之下,报纸最快也只能是傍晚6时的晚报。因此,如今虽然民众意识到网络消息不能尽信的道理,但因为报纸速度上的限制,令许多人养成“宁可信其有”的态度,面对各种网上的消息,先相信之,等报纸刊登后,再来求证。

他认为,消息传播的速度,是报纸必须克服的限制。如果能设立一个24小时不间断,即时更新的新闻平台,让民众可以随时求证所收到的消息,才能让读者不再依赖社交媒体的消息。

记录历史——功能无法取代

谢诗坚说,报纸还有另一项重要的功能,也就是保存历史与文化,而这项功能是无法被取代的。

他说,虽然如今人们可以轻鬆地在网络上查询各种资料,但一些资讯随着时间推进,就会被淘汰,或被更新的讯息淹没。此外,网上的资料也会面对随时被篡改的风险。

“如此一来,一些重要的旧资讯,时间一久,就难以找回,或因被篡改,而变得与当时真正的情况不符。”

谢诗坚说,而报纸则不会面对这种问题。所有发生的事情,一经刊登便不能再改。只要良好保存,就算过了数十年还是可以翻阅,好比40年代被收购的《槟城新报》,其报章至今仍完好保存在新加坡国立大学图书馆,许多历史研究者都参考《槟城新报》的旧闻,来了解过往槟城发生的事情。

纸媒重新寻找定位

虽然面临新兴媒体与社交媒体的冲击,阅读文化的改变,新加坡《新明日报》总编辑朱志伟说,纸媒最终会找到其定位,并延续下去。

“纸媒目前虽然说是夕阳行业,但它并不会“断崖式”的立即结束,走到最后必然会以找到其定位,以另一种新模式生存下去。”

他觉得报纸本身具有优劣势,劣势是报纸的时效比不上电子媒体来的快,但手握报纸阅读所带来的便利与愉悦性的感觉,也是人们所渴望及需要的,纸媒的质感和握在手上的温度是电子媒体所无法供给的。

“若追求时效性,读者可透过电子媒体获取,惟若需要深度报导与详细的新闻内容,仍需要纸媒的存在。”

新媒体大行其道,社交媒体却充斥着许多假讯息,朱志伟说,目前“假新闻”在新媒体广泛流传,总有一天读者最终都会回到较有信誉及权威性的新闻机构。

纵横新闻事业多年;他说,报馆每天接到一系列的求证及投诉电话,要求记者证实新闻的真伪。这也反射出公众对于传统媒体信任的心理。”“我不认为纸媒应该感到绝望,因为新闻永远存在,纸媒也会存在。最终及最坏的结果,很大可能就是纸媒发展大不如前,不过始终有存在的空间及价值。”

找回读者共鸣

他以服务的《新明日报》为例。该报的读者群基本是50岁以上,而30至40岁的读者群都忙于工作或家庭,对于新闻的汲取是很功利的,因为他们仅需要新闻的‘片段’。若要极力争取这年龄层的读者,必然要透过电子媒体或电子报,让这个年龄层的读者知道报纸品牌的存在,为读者带来即时新闻、活动咨讯。

“纸媒最重要的是品牌的建立与品牌的影响,让读者知道报纸是生活的一部分,虽然没有很靠近,但要让他们感觉纸媒一直都在身边。”

关键字: 报业万年曆系列1
上一篇: 下一篇: